山西热线网-山西信息网 山西热线 房产 企业 学校

便利蜂被指强制裁员不给补偿 回应称正常年末考核

  出品|三言财经

  作者|王白聿

  近日,有认证为便利蜂员工在脉脉上反映,便利蜂正在裁员,hr让员工主动离职,不离职的以违纪为由,强制开除。

  有员工表示,便利蜂年底已经裁了一批应届生了,没有补偿,这两天又要裁社招的,也不给补偿。

  另据便利蜂员工在社交平台爆料,为了防止劳动者报团,此次裁员是小规模、多批次的分批裁员。“第一批是应届生被裁30%;第二批是社招末尾淘汰,且没有赔偿;第三波是社招答辩没过为由裁一波;第四波是文化考核,再裁一波。这些都不给赔偿,要赔偿就说让你背调过不去,而且仲裁他们也不怕,目无王法!”

  对此,三言财经向便利蜂方面求证,对方回应称,“是正常年末绩效考核,有些员工绩效没达标。”

  被裁员工:经历暴力裁员,两个月前早有端倪

  三言财经尝试联系了一位便利蜂员工王杰,对方表示裁员属实,前天部门同事当天被暴力裁了,自己也以“绩效不合格”被约谈。

  在王杰看来,裁员并不突然,而是“很早就偷偷进行了”。

  王杰提供了一个截图,他表示这是便利蜂的某高管。早在两个月前,该高管就在群内称,“从即日起,每个部门间交接遇到问题的,第一时间告诉我,我的目标很简单,每个错误开一人,未来90天开除25%错误高发个人。”

  王杰称,“十月份过后资金明摆着出问题了,我们最近做的各种项目都是降成本,公司打车突然要求干满12小时,并且十点半后才给打车,公司的免费零食也不见了,快过期的商品卖不掉,就当福利给员工吃了。”

  王杰表示,第一波就以答辩不过为由裁了应届生,比例大概30%。

  另一位员工张亮也在此次裁员名单内,几个月前当得知工时短会被开除后,她和同事开始疯狂加班。“从10月底开始,部门领导就一个个通知要我们注意工时,部门工时短的人会被开除。”

  “就像发胖会被吃掉一样,工时低的人会被杀掉。”她这样形容当时的情形。

  对于此次为何裁员,员工李昭表示并不知情,“hr让员工主动离职,拒不离职的人会根据员工手册找理由开除,并强制辞退,没收电脑和工牌。”

  “我连续4个月没有10点前下班,平均11点半,裁员对于我们基层员工是毫无征兆的,有舆论说是10月的融资没有到账,也可能是大环境吧!”

  对于公司公关称“正常年末绩效考核”的这一说法,员工们并不认同。

  李昭表示,“劳动法规定,不能胜任的员工裁掉时要给赔偿的,所以他们并不裁我们,而且让我们主动离职。”

  “大公司都是这样(给赔偿),没想到独角兽便利蜂居然不是,我也很诧异。”

  一度被看作零售电商的“独角兽”,经营方式受质疑

  作为业内公认的零售新军,便利蜂曾“疯狂”进军所有风口行业,一度被看作零售电商的“独角兽”。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自由蜂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简称“便利蜂”)成立于2016年12月21日。由原去哪儿CEO、斑马资本创始人庄辰超,携手7-ELEVEn高层、邻家便利店创始人王紫及其团队创办,注册资本1亿美元,可谓“家底”丰厚。便利蜂在17年2月份开出第一家门店,截止18年2月8日已开百店。

  卸任去哪儿CEO后,庄辰超曾一度淡出了大众的关注,随后其试水“新零售”创立便利蜂又引发了关注,便利蜂也一度因为“疯狂”备受关注。

  2017年2月,便利蜂获得由庄辰超与去哪儿前CFO赵轶璐、去哪儿前CTO吴永强共同创立的斑马资本3亿美元融资。

  2017年2月14日,便利蜂在北京中关村地区5店齐开,一时备受关注。与普通便利店不同,便利蜂推出了自己的手机APP,新注册即送7张低至4.9折的优惠券,且预定自提或店内商品通过APP付款常有折扣,优惠力度不小。

  据报道,当时便利蜂方面透露的开店目标是2017年内150家,另有接近便利蜂的业内人士称年内计划开店数目为500家。彼时已经运营12年的便利店7-ELEVEn在在北京的店铺总数也仅为219家。

  不仅如此,便利蜂在开设线下便利店的同时也开始大举扩张的路子,不仅投放共享单车,还铺设了无人货架。对于当时已经刺刀见红的市场,这三个领域中的任何一个都需要大笔资金,单损耗就已经很可怕了,更何况是齐头并进。

  2017年9月,便利蜂正式入局无人货架后,有媒体援引数位便利蜂和去哪儿员工消息称,便利蜂无人货架目前开站落地的城市不少于80个,正处在大举招聘阶段,从一线BD、BD经理到城市经理、区域经理、大区经理,来自去哪儿网的员工达到八成左右。

  除了收购了无人便利店领蛙,推出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便利蜂还作出买断北京7-11鲜食合作工厂呀咪呀咪等一系列动作。

  在科技部发布的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榜单中,便利蜂成为北京地区新晋的新零售领域唯一入选企业。

  不过,便利蜂的发展真的如外表所见尽如人意吗?

  曾闹裁员风波,大量撤站

  2017年9月,有媒体报道称便利蜂大规模裁员50人,彼时便利蜂方面回应称,所谓“裁员”只是公司组织了半年度人力资源梳理,有少量业绩表现与业务需求不匹配的员工离职,占比约为2-3%。 

  2018年3月,有报道称,便利蜂在某个城市员工内部群下发通知:除现有的8个智能货柜试点城市及3个欲铺城市之外,剩余38个已铺设简易货架的城市将全部撤站。此次撤站,将会致使上千名在职员工失业。

  对此,便利蜂给出的回应是:撤柜的原因主要是在布局智能货柜时发现,智能货柜的产能无法跟上便利蜂城市扩张,因此公司会优先选择首批城市做高密度、智能化覆盖。便利蜂选择了“急刹车”。

  同年,便利蜂还尝试了外卖业务,其对外称,采用自营模式,基于自身门店资源,向消费者提供30分钟三公里配送服务。对此,不少人质疑,便利蜂重模式下持续的高投入所带来的巨大运营压力成为其亟待解决的问题。

  结语

  尽管去年10月就有传闻称,腾讯和高瓴资本对便利蜂进行了一轮融资,估值约16亿美元,其中腾讯和高瓴资本分别持股8%。但便利蜂、腾讯和高瓴资本都未对此给出确定的回应。

  2017年庄辰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坦率地承认自己早已财富自由,当不以追求短期财务回报为核心目的。他表示,“我们从一开始就想选择一个大家都不看好的领域。”

  如今,新零售也好,共享单车也罢,都遇到了许多发展瓶颈,曾经风光无限的头部玩家大多草草离场。便利蜂今后如何,时间自有判断。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杰、张亮、李昭均为化名。)

此文由 山西热线网-山西信息网 山西热线 房产 企业 学校 编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首页 > 潮流科技 » 便利蜂被指强制裁员不给补偿 回应称正常年末考核

()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